奇门散手第七百八十三章钓鱼搭配

2020年05月31日 • 中药养生 • 阅读 0

奇门散手 第七百八十三章钓鱼彭一飞阴测测地一笑,说道:“我也想不出依兰有什么理由和动机去杀聂凡空,但女人总是很奇怪的不是吗?女人杀人有

奇门散手 第七百八十三章钓鱼

彭一飞阴测测地一笑,说道:“我也想不出依兰有什么理由和动机去杀聂凡空,但女人总是很奇怪的不是吗?女人杀人有时候不需要理由,她想杀也就杀了,只是那么一瞬间的工夫,一秒前她没想过,不敢,但一秒后她就想了,也做了。女人是不能用常理去揣摩的。”

“可依兰没能力杀掉聂凡空也是事实。而且,至今没有找到聂凡空的尸体,这件事情你们怎么想?”杜杀不喜欢动脑筋,但不代表他傻。如果真傻脑子不够用,也活不到现在,更不可能在奇道联盟内占据着四大使者之一的高位。

彭一飞冷笑道:“忘记我刚才说的话了?依兰是女人,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女人!”

一直垂着眼皮的杜杀睁开了眼睛,瞳孔是灰色的,不经常讲话的原因,他的声音听上去就好像两块石头磨盘在磨,粗嗓门不仅沙哑而且很沉闷,瓮声瓮气,“什么意思?”

“女人杀人跟能力无关,女人本身就是武器。她们的身体,她们的容貌,比磨得最快的刀子锋利,比世上最毒的毒药还要毒。尤其是漂亮,有手段,心又狠的女人,杀人毁尸,哼,家常便饭。”

柳药儿手指绕着垂在耳旁的发丝,似有所思,不知在想什么,神色阴晴不定。这个女人心机很深,通常她摆出这副表情的时候,有人就要倒霉了。杜杀还是没听明白彭一飞的话。彭一飞绰号“魔鹰”,猜测人性人心的时候,都带有一丝魔性,不会往好的方面去猜,以己度人,认为世人都跟他一样,阴险毒辣,崇信人性本恶。善良,代表着软弱,是愚蠢。心狠手辣才是立身世界的根本。他现在这个使者身份就是出卖了同门师兄之后得到的。

“如果我的怀疑是真,那聂凡空的尸体不见就可以解释了。化尸粉,焚尸液,枯骨散,这种东西很难弄吗?我不信依兰手里没有这些东西。还有,我们奇道联盟的活动区域一直在东南亚和西方世界,多年来,很少涉足中国的大陆,也一直避着中国特勤局,我们不主动招惹他们,不给他们找麻烦,他们会无缘无故杀我们的人?而且我不信中国特勤局没有我们这些人的备案。难道中国特勤局的人都是白痴,他们不知道活着的聂凡空比死掉更有价值?”

“所以你认为依兰的嫌疑最大,她杀了聂凡空之后,故意泄露假情报给魂组,然后借魂组的口传递假消息给我们,以达到混淆视听蒙蔽天王的目的。可她为什么这么做?”柳药儿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而且是最大的那种可能。彭一飞说得对,世界上最难揣测的就是女人心。而且女人也是最疯狂的生物之一。感性往往会大于理性。可柳药儿还是不能确定依兰能有那么大的胆子。如果她真的那样做,就是找死。绝对没有任何生路。而且凡是跟她有作者:关系的人也没有一个能活着。堕天王之所以叫堕天王,因为他就是从天上堕落到地狱里的神,由神转化成的魔鬼,比真正的魔鬼还要恐怖。堕天王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失过手,从前如此,今后也会如此。

依兰绝对没有那个胆子反抗甚至是背叛堕天王!

柳药儿说道:“先把消息压下,彻查聂凡空的死因。尤其是他遇害的地点,死亡过程,必须要调查详细,绝对不能有一丝遗漏。我觉得,这件事情由我们三个其中一个亲自出马最合适。”

“我去。”杜杀自动请缨,但遭到了柳药儿拒绝,而且拒绝的很直白,“你不行,不是那块料。”柳药儿的目光盯着彭一飞,其意不言自明。

彭一飞的身份地位跟柳药儿相差无几,而且修为比她还要高出一线,但这个时候,却在柳药儿的目光下感觉到了压力。因为柳药儿是堕天王的女人。堕天王不在,她就是代言人。虽然名义上所有事物都由四大使者负责,但真正拿主意做决定的人是柳药儿。

“好吧,我亲自去一趟查明这件事情。如果依兰……”

柳药儿抢着说道:“不能杀,天王需要这个女人。完整带回来,交由天王处理。”

“好,我即刻动身。”

事关重大,彭一飞没耽搁,当天夜里就离岛赶赴中国大陆。

而他动身后不久,中国特勤局方面就得到了消息。白胖子第一时间联系了依兰。

京城的夜,灯光璀璨,霓虹闪烁。

一辆灰色的依维柯内,驾车的是许嵩。这家伙那一脸浓密的大胡子越来越有型了。又黑又亮,天天早上起来得用橡木篦子来回篦好几遍。据说掉一根胡须他都会心疼老半天。

白胖子和依兰坐在后面。两人中间是过道。

“你的计划好像没成,事情疑似泄露了,久居老巢多年的魔鹰彭一飞大驾光临,他的目的难道不是因为你?”

依兰很平静,脸蛋经过改装易容,但此时的神情跟唐宁有八分相似,这就是血缘血脉,外表如何化妆也改不掉这股发自根子骨髓里面的东西。

一点也没有因为彭一飞亲自到来感到紧张。聂凡空刚死,他就来了,其目的不用猜都能估计得到。太简单了。

白胖子以长辈看待晚辈的目光看着依兰,眉头皱了皱。因为唐宁的关系,现在的依兰在他眼里不仅仅是个合作者,还是晚辈。

一旦公事上参杂了私人感情,这个事儿就很麻烦,他的关心呐!

所以依兰不咸不淡的样子,他就有些着急上火了。这丫头心真大,胆也够肥的,聂凡空你说杀就杀了,事后以手头掌握的情报相要挟,要特勤局替她背黑锅。行,没问题,特勤局是正义的刀,一切魑魅魍魉地府小鬼儿啥的本来就在镇压之列。黑锅嘛,背就背呗,没啥大不了的。再说了,丫头给的情报的确管用。不知道她上次交易时就藏着掖下了一部分还是最新调查出来的,反正行动组在针对上帝之泉计划的调查当中有了很大进展。依兰负责这三分之一基本上就快全部-150浮出水面了。

快浮出水面是好事,有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三分之三就不急了。三分凑全了才是完整计划。再完美的计划如果缺失一角也就成了废料。

白胖子紧绷了这么多天的神经终于有机会松一松了。可依兰这事儿又让他的神经两头一扯,开始绷了起来。

“魔鹰”彭一飞,在特勤局资料库里,关于他的资料摞在一起,起码超过两尺厚。

心狠手辣,杀人如麻。这个人根本就是几十年前的东北胡子。而且功力高绝,修为深厚,绝对的半步丹宗那个级数。白胖子自己对上这样一个狠角色都不敢说稳赢,即便拼命,也是人家的活头大一些。

被这样的一个人盯上,晚上睡觉都得睁着一只眼。

白胖子咂咂嘴,无奈地道:“依兰呐,哦,不,唐秀儿,你是唐宁的亲姐,我呢,跟唐宁关系不错。一直都把他当自家的子侄看待。今儿我托大,咱爷俩唠叨唠叨家里嗑。”原本一个四川汉子,眼下一口东北腔,味道还不差,“彭一飞来中国,肯定是来调查你的。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要不你跟我走,等处理了彭一飞之后,你再回来怎么样?”

依兰摇头,“不。我一开始就在钓鱼,那条鱼就是魔鹰,他如果不上钩,那我岂不是很失望?”

依兰的目光清澈明亮,熠熠生辉。智慧生花,形容的就是这样一种少女的眼神。

白胖子愣住了。

依兰淡淡微笑,眉角上扬,神情睿智而自信,一切尽在掌握,“魔神城堡剩下的那三个人,魔鹰阴险,冥狼狠毒,红鸾狡诈,最聪明的就是红鸾柳药儿。我做的一切想必都瞒不过她,但是她即便猜到了是我杀的聂凡空,但也不敢确信,或者说她是自己逼着自己不敢相信。”

“为什么?”白胖子更糊涂了。人一旦岁数大了就是不行,跟这些小娃子相比,自己整个一老年痴呆症患者。

“很简单,除非我疯了,否则,背叛堕天王就是自寻死路。魔神城堡的人都被堕天王洗脑他们不得不花费大多数时间来繁衍后代”了,他就是所有人的神,没人敢反抗忤逆他。柳药儿会以己度人,她会认为我不敢,即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堕天王闭关,她现在就是魔神城堡的主子,不能轻易离巢,得坐镇大本营。杜杀杀人在行,其他方面就是个白痴。所以只能彭一飞来合适。而且他手下的魂组一直在大陆活动。彭一飞来了之后,行动也会方便很多。当然了,他还不知道手下的那些所谓的精英早已被您老人家盯得死死的了。不过,白大叔,魂组的人暂时绝对不能动。等彭一飞死了之后再收。”

“彭一飞死了之后?谁杀他?你?”白胖子没有小看依兰的意思,但也是实话实说。

“我当然不行,对付他的另有其人。”

“谁?”

“暂时不能告诉你。放心吧,彭一飞这次来了,就别想再有命回去。那个人跟彭一飞仇深似海,等他已经等了将近二十年了。”

奥利司他胶囊多久见效
廊坊治疗妇科费用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预约挂号
冠心病日常用药通心络有效吗
宝宝腹泻拉肚子
温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