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意韵深长的漫画有所感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医美容 • 阅读 0

一幅意韵深长的漫画有所感营养

一幅意韵深长的漫画(有所感)

世平一漫正得时。

程庆拾 古 生 。

曾经有一个西方古典寓言,好像是伊索的吧,说一群刺猬生活在一起,但它们却存在一个大问题: 相互靠得过近,你刺我,我扎你,谁都不舒服。但若隔得太远,扎的问题解决了,又不能相互抱团取暖。这群聪明的小家伙最终居然找到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或位置,既不会相互刺伤,又比较能相互温暖对方,于是皆大欢喜,天下太平。

这个寓言不简单,有大深意呢。

咱们钢笔画群体,画友们或许也是一群这样的“刺猬”彼此之间,也存在一个寻找距离的问题。我是一个性格外露,快言快语的家伙,与大家打交道,难免与个别画友产生这样那样的误会和矛盾。到底谁是谁非,其实也颇难判断。但时间一长,彼此就有了误会和隔阂,成了一种“刺猬式”的互害,甚至闹出有一定“度数”的不愉快。有时候其实本来就没有对与错,仅仅是立场与角度不同而已,互相间也存在面子问题,大家都好面子,一时放不下来。

大家都知道的,几年前因两幅描绘男女的钢笔画作品,我与该“另类”画的卢耀聪老师闹得不可开交,互不相让,发难攻讦。以我们两人的臭脾气,如果比邻而居,气头上见面打几架都有可能。还好,时过境迁,今年上半年终于与他说开了,讲和了。

我想,中国钢笔画联盟中,个别人与我之间或许还存在某些误会甚至矛盾,却由于种种原因,不能来一次“卢程之和”我倒希望有这样的机会,彼此有所化解,相互捐弃前嫌,回到应有的友善和谐状态。

而钢笔画交流群里的朋友,总体上的交往沟通是和谐而的,但有时候也会因观点态度之不同,各执一端,顶起牛来,甚至闹得很不这种操作的模式愉快。虽然这样的事并不多,但一旦发生,也是很伤感情的。

现在想一想,都没有深仇大恨,这样很不值啊。

李渝基主席提“新钢笔画”我提“当代钢笔画”新就是当代,当代的就是新的,但两人由于理解与出发点不同,彼此都无法说服对方。是新是当代,群里画友各有赞同,日积月累,于是这样的问题便一直没有解决。公理婆理都有理,各执一词,这事的确有点不愉快。

今天实在奇了二人派对时间结束后,先是李主席最新的一期《新钢笔画》编发了雅士吴志勇兄论钢笔画与新钢笔画异同的文章,而该期也收入了我近期的一幅探索性钢笔画小品。交流群和朋友圈里便再次引发一阵争议。时隔未久,雷世平兄与我私聊时,突然发了一幅他新创作的漫画小品,描绘两只刺猬,相向而立,肚皮对肚皮,正在互相打着招呼,态度友好,表情可爱。它俩的背后依然有刺,还有采集的果子。此老还煞有介事地为画点题: 包容乃大。他该是看了我前一天所写的《多理解,多包容》一文,有感而发吧。

我一看,懂了,哈哈哈。

<联想以1410万台紧随其后p> 我这样回复世平兄:

两只刺猬握手言和,好。

左卢而右程乎? 谢谢世平兄美意。

专属小品,必须收藏。回蓉请兄弟伙喝酒。

毕竟是老哥,了解我的个性,甚至了解这些年我的一些情况。他这是在以画铭心寓意,提醒我“冤家宜解不宜结”啊!

“曾经有一段美好的感情,我却没有珍惜,现在追悔莫及......”好像是周星弛的对白台词。

我们都一把年纪,风风雨雨,沸沸扬扬,好几十年经历无数,作为过来人,理应看透了,看淡了,该放下的都得放下,该化解的都得化解,咱们总不能带着误会与怨愤去见上帝吧。

我肯定不信,作为高级动物的你我他,见识和智慧还不如几只小小的刺猬。

世平兄这幅小画,这份心意,我领了。

2017年11月15日。

于天山下三即斋。

天津治疗妇科医院
孩子经常积食怎么办
武汉阳痿治疗岩滩的电价远低于桂冠其它下属电站的电价。”长诚证券分析师张霖对表示哪家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